您的位置: 首页  校友会

“彼岸的回声”——专访对外汉语学院校友孙希

发布日期:2015-08-07   浏览次数

【校友简介】

     孙希,华东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2007级本科生校友,2012年毕业于纽约大学汉语教育专业以及英语教育专业(TESOL)。现居美国西雅图,从事沉浸式项目的中文教学工作,并参与犹他州孔子学院中文教材编写。

【彼岸的回声】

    本次受邀专访的,是坚守在对外汉语教学一线的孙希校友。从纽约到丹佛再到西雅图,两年的工作经历,已然成就了一位孩子们眼中可亲可爱的“教学达人”和“天使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孙希校友不断学习、不断尝试,她所提到的“沉浸式教学”,就是让教师和学生全身心地投入到目标语言环境中。而最让校友感慨的,是看到自己的“宝贝们”成长蜕变,与学生相处的每一瞬间,都让她感悟到“教师”这份职业的真谛。

Q:毕业之后,您为何选择到国外继续求学?

     来到美国,可以说是个意外。毕业之前,我已经在上海一家还不错的外企找了一份市场部的工作,一切看起来都尘埃落定了。这时候,朋友告诉我华东师大和纽约大学有合作办学的项目,各方面都很不错,就拉着我一起去申请。起初,我只是抱着试试玩玩的心态一份份准备材料。后来,我参加了面试并被纽约大学录取了。权衡再三之后,我终于决定去地球另一端看看不一样的世界。我的人生轨迹也就此发生了改变。

Q:能否分享一下您近年来在国外求学和工作的经历?您的工作现状如何?工作中有何体悟?

我很喜欢纽约大学的这个项目。首先,由于我们外汉的学生在本科期间打下了坚实的专业基础,所以可以享受在一年内修完35学分就毕业的特权。虽然很辛苦,可是“早死早超生”嘛,再忙再累,曙光都一直在前方。其次,这个项目有很强的实践性。本科期间,我们系统全面地学习了语言学教育学等方面的知识,但实践的机会相对较少,对如何将理论知识运用到教学实际知之甚少。纽约大学的这个项目就恰到好处地弥补了这样的空缺,大多数课程都着眼于课堂教学实践。课堂之外,我们会去纽约的学校听课,之后也会有大量的教学实习,可以说,所有的一切都在为成为一线教师做准备。也正是在这样的实践中,我越来越享受教学本身,因此在修读完对外汉语专业后,我又用半年时间修读了英语教学专业。

毕业后,我在纽约的一所公立学校工作了半年。因为厌倦了大城市的步履匆匆和高楼林立,我接受了一份来自丹佛的工作,从此成为了科罗拉多的一名乡村女教师。我在一所半公立半私立的小学(charter school)里担任沉浸式中文项目的幼儿园老师。在纽约,家长们每天都忙于奋斗打拼,花时间陪孩子对大多数家庭来说是件奢侈的事。可是这里不同,虽然很多家庭不是特别富裕,但家长们都很淳朴,也很热情,特别愿意参与到孩子成长的每个瞬间。这给予老师们极大的精神和物质支持,我甚至和很多家长都成为了好朋友,逢年过节还常常去窜门,也会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爬山,生活异常美好。

扯远了,还是再谈谈“沉浸式教学”这个新兴的教学法吧。在纽约大学读书期间,我们曾接触过相关领域的理论学习,也曾参加教学项目集中学习教学法。但在实际中,“沉浸式教学”和常规以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还是有天壤之别,教学效果自然也是大不相同。由于这种沉浸式项目很新,所以没有太多的前车之鉴,很多学校也都还在探索。这也让这个项目更有吸引力,因为所有的尝试都没有对错,老师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在丹佛的两年,我也是在不断尝试和学习,在教学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

     在两年后的今天,我终于还是决定离开丹佛,来西雅图尝试一下全新的生活。我目前受聘于西雅图的一所沉浸式项目的公立小学,担任二年级教师。相信接下来的教学生活也一定会像此前一样缤彩纷呈。

Q:您在从事对外汉语教学的过程中,是否有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件或几件事?

一直以来,觉得“教师”这份职业最吸引我的就是“改变”。这种改变,不仅是用知识帮助孩子成长,更是用一个眼神、一份关怀、几句话语去影响孩子的内心或是思想。这一点,在教“小屁孩们”时尤为明显。

每个老师总有那么几个让人头疼的“宝贝”。教小屁孩儿,那就什么宝贝都有了。在我的幼儿园里,每年都会有几个蛮不讲理的宝贝。一开始我挺生气的:大家一起看书时,A你为什么抢别人手里的书呢?人家回答问题时, A你怎么就随意打断他呢?A,别人还没吃完,你怎么就把他的零食扔掉了?AAA!!!

之后我就想,孩子那小眼神这么清澈无辜,他为什么会这样做呢?要不问问A吧。然而跟5岁的A聊天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老师:“A,你刚才为什么这么做呢?”A:“我不知道。(然后泪奔)”聊天就这么短暂地结束了。经过观察,我发现A并不是要使坏,他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他自己的书看完了,就顺理成章地从小朋友正看着的书里挑了一本然后“拿”来看了;他想说话的时候就开口说了;他觉得人家零食吃完了,就把袋子扔掉了。孩子的世界真的很简单,如果老师单单告诉他“不可以拿人家手里的书!”“别人说话的时候不可以说话!”“不可以碰别人的食物!”“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那么久而久之,孩子的世界就被“不可以”填满了。那将会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渐渐地,孩子也许会在对“不可以”的恐惧中再也不敢尝试了。

让我们先解决抢书的问题吧。我是一个演技浮夸的老师,所以我把大家召集起来,什么也没说,找了A等几个孩子跟我一起“案件现场重演”。不过这次,我自然是那个抢A手里的书的“坏孩子”。被我抢了书,A一脸错愕地看着我。我就问A,“你为什么不高兴了?现在怎么想?你喜欢你的朋友这样做吗?你以后会这么做吗?”A使劲摇头,眼神里开始有了悔意。很好,老师的目的快达到了。“那么如果你是老师,你可以做什么呢?如果你是A,你可以说什么呢?……”此后的10分钟,我们就解决方案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并各自选择了最优方法。A从此知道了不可以这样做的原因,以及这样做的后果。一次次这样的教育,让A从此摆脱 “小霸王”的形象,朋友也越来越多,A也越来越快乐了。当然,因为是沉浸式项目,以上对话都是用中文展开的。孩子真正用语言作媒介,去习得(acquire)目标语言(target language),而非学习(learn)这种语言,并最终学到了很多语言之外的东西。

     这就是我在美国教熊孩子时深有感悟的:不要觉得孩子太小什么都不懂,其实找到方法好好跟他们说,他们是比大人更谦逊好学的。

Q:目前对外汉语教学在北美地区的发展现状如何?如果您了解的话,也可以谈谈我们外汉校友在这一方面所做出的贡献。

在纽约大学求学期间,我们外汉校友有个名字,叫“你们华师大的”。我很自豪别人这么称呼我们。可以说,在纽约大学的中文教师中,“你们华师大的”是大家公认的专业背景最强、教学水平最高的。

    不得不说,对外汉语教学在北美地区可谓是蓬勃发展。首先,纽约大学对外汉语专业的历届毕业生几乎都在美国找到了对口的工作。在这众多毕业生中,我们的校友可谓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其次,现在美国各地的学校几乎都有中文项目,东西海岸尤其盛行。很多家长都看到了中国不容小觑的经济实力和国际地位,都寄希望孩子将来可以有机会与中国、中国人打交道。甚至有家长称中文为“未来世界的语言”,足见中文在美国的盛行。

Q:在国外求学和工作的岁月想必精彩纷呈。能否分享一下其中难忘的片段?

美国的小学老师不是跟班制的。也就是说,我工作的两年其实带了两届幼儿园的小朋友。最难忘的自然是孩子们毕业的时候。每年毕业前的一个月,我们就会开始做相关的准备工作。孩子们一开始特别开心,终于要从幼儿园毕业,成为一年级的学生了!虽然他们并不清楚一年级到底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离开了幼儿园,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作为他们的老师,也只能是一心舍不得地为他们的成长感到高兴。回忆起开学初班里各种“捣蛋鬼”各种“宝贝”,再看看临毕业时一个个懂事上进的“小天使”,一年的付出真的都是值得的。

    但是孩子们真的比我们想象的懂事很多。当他们知道一旦从幼儿园毕业就要离开我、离开熟悉的一切的时候,班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孩子们一找到机会就一个劲地抱我。最调皮的孩子也会认真地跟我说,“我不要走。”我开始每天收到孩子亲自给我做的卡片,里面用稚嫩的笔迹写满了“我爱你”。做老师真的是良心活,有这些真的就够了。

Q:离别数年,想必有许多话想对母校和外汉的学弟学妹们说吧。那就敞开心扉,给我们留下一段寄语或嘱托吧!

    其实外汉的学生都是很有能力很有想法的。如果真的要说点什么,那就让我们一起珍惜当下吧。珍惜欢笑,珍惜苦难;珍惜友谊,珍惜爱情;珍惜每一个选择、每一份经历、每一段回忆。相信外汉的大家都会过得很好!

【采访后记】

“做老师真的是良心活”,而作为一名对外汉语教师,孙希校友不仅“传道授业”教授汉语,更是用真心和努力,将为人师者的博爱在异国传递。为海外的汉语教师们点赞!

 

 

采访编辑:刘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