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校友会

“彼岸的回声”——专访对外汉语学院校友陈静抒

发布日期:2015-08-09   浏览次数

【校友简介】

     陈静抒,华东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2001级本科生、2006级研究生校友。现居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目前攻读迈阿密大学教育心理学硕士,长期从事儿童文学的翻译和创作工作。

【彼岸的回声】

    对文学的热爱、对学术的执着、对创作的激情,让陈静抒校友数年如一日,始终追寻“灵魂深处的战栗和快乐”,并成为一名出色的儿童文学翻译者和创作者。她笔下构建的那栩栩如生的“儿童世界”,于她而言,或许已然就是一个纯粹而理想的国度了。

Q:毕业之后,您为何选择去国外求学或工作?

本科毕业之后,我做了大半年的对外汉语教师。时至今日,我仍然很尊重这份职业以及所有奋斗在这个岗位上的同仁,可是在那大半年的工作中,我清楚地认识到这并不是我想要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出于对文学一贯的热爱,我立刻报名了当年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并顺利考回我们系,成为毛尖老师的学生。经过三年的研究生学习训练,我对学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在研三时决定申请去美国进一步攻读博士学位,最后也拿到了录取通知。后来在种种利弊权衡之下,还是选择跟我先生去了洛基山上一个偏远的山乡,暂时做了陪读。

陈静抒在海明威故居

Q:能否分享一下您在国外求学和工作的经历?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件或几件事?

陪读生活是我人生中的重要转折点。原本以为很快就会在我先生的学校重新入学,然而也许偏僻宁静的山乡更能让人沉静下来思考,在第二次重新准备申请的过程中,在陈述研究动机、研究目标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对于影视、对于现当代文学的热爱越来越没有那么足的底气,我是否能做到像我的导师、同门那样,无论面对怎样的研究环境、学术困境,都“回也不改其乐”?带着重重疑虑,我再一次选择了放弃。

这一次的放弃非常痛苦,因为我仍然很喜欢读书,我甚至仍然很喜欢那个时候拟定的研究课题,却始终觉得缺了一口气,找不到勇往直前的理由。机缘巧合之下,我做起了翻译工作。在这过程中,来自往昔的导师和同门的鼓励与鞭策,渐渐让我拨云见日,慢慢看见哪些东西可能是我最愿意为之倾力投入的。做翻译的第二年,我就全力将重心倾注在了儿童文学翻译上。

    这是一段艰辛的历程,虽然早年就开始给儿童杂志写点小童话,在读书期间也出版过两本小书,其中一本就是儿童文学,可是整个儿童文学的译介和创作对我来说仍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从一开始毛遂自荐地做试译,一家一家地敲门,到现在稿约不断,可以自由挑选自己喜欢的书稿来接,这可能是从小按部就班的读书生涯之后,我第一次完全独立地闯荡江湖。在这样的时候,尤其感念我在外汉的求学时光,丰富的课程设置、渊博的教授、以及在上海电影节做台本翻译的实习经历,是我接下第一本翻译时勇气和力量的基石;读书期间频频与留学生打交道的经验,也让身在异国的我每每能够毫不畏惧地直接与图书馆工作人员聊书、与书本原作者联系交流。而最重要的是,外汉的老师,尤其是我的导师,在传道授业之余,从来不吝于人生道路上的解惑,才最终引领着我找到现在的道路。

陈静抒(右一)在中文夏令营

陈静抒(前排右一)在中文夏令营

Q:您的工作现状如何?工作中有何体悟?

2009年来到美国之后,我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是泡在图书馆里如饥似渴地阅读儿童文学专著,为杂志写稿,为翻译工作查找资料。这六年时间,我断断续续翻译了二三十本书,已经出版的有十四本,其余的还在陆续制作之中。

这六年,我的孩子满三岁进入了全日制幼儿园,我先生也在大学找到了正式教职开始了新的工作。作为身肩带娃工作的全职主妇,我差不多可以退居二线了。日常从事儿童文学方面的工作,时常会面临父母们对于孩子语言、识字、阅读方面的问题;而在翻译过程中揣摩儿童心理、各国文化心理,选择遣词用句,也成了我常常思考的内容。所以在去年,出于充电的需要,我申读了教育心理学硕士。在重新准备读书的过程中,我惊奇地发现,自己所有关于学术和读书的热情,自己一直期待的那种灵魂深处的战栗和快乐,终于出现了。面对全新的课本和全然陌生的研究领域,我再也没有迟疑和畏惧。当然,学术之余,我也绝不会丢弃儿童文学的创作和翻译。对于我来说,找到自己愿意去做、喜欢去做,并且擅长做的事情,实在是世界上最最好的工作了。

Q:作为旅居海外的华侨,您对在北美的生活有何评价?

由于出身外汉的缘故,来美国之前我就对美国历史、文化有了不少了解,所以日常生活中的“文化震惊”相对于其他人要少很多。在研究美国童书以及三年全职带孩子的生活中,我接触到了美国育儿文化的方方面面,学习了他们给孩子“文化洗脑”的各种办法。语言的学习从来不能只着眼于识文断字,而是先要从生活之中打通联结,唤起文化心理认同,这可能是我在异域“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最大收获之一吧。

    在美国我也做过一些义务的汉语教学工作,而眼下也正要开始面对自己孩子的汉语学习问题。虽然我以后不会主要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工作了,可是身为ABC的母亲,家庭内部的“外汉教学”仍然要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外汉在北美的校友群,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温暖的大后方,让我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缺少关于对外汉语教学的资讯。

陈静抒组织儿童活动

Q:离别数年,想必有许多话想对母校和外汉的学弟学妹们说吧。那就敞开心扉,给我们留下一段寄语或嘱托吧!

今年五月刚刚回了一趟母校,看了看我曾经住过的宿舍、买过奶茶的小卖部和不得不去的河东食堂。我读书的时候,学校没有高大上的闵行校区,宿舍教室都没有空调,冬天为了那一点暖气,天不亮就要起床在图书馆门口蹲点等开门占座位。可是那样的日子,也是我一生中最纯粹最无忧无虑的读书时光,没有升学的压力,没有家务和孩子的牵累,也从不操心工作就业路在何方。文史路上的绿荫,丽娃河畔的合欢,宿舍阳台上混合着肥皂水味暖烘烘的暑气,落日余晖里图书馆文科阅览室D306间一排一排反射着金光的书架,这些就是我眼前的全部。如果说有什么祝福,我希望任何一个人关于二十岁的理想,关于华师大的课堂作文,这些都是他们眼里的全部,就够好了。

 

欢迎关注:

陈静抒的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106713/

陈静抒的微信公众号:manwuguicimaoqiu

 

 

采访编辑:刘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