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视点

新闻晨报|毛尖:上海的资源,不能拱手让给好莱坞

发布日期:2015-01-13   浏览次数

 “上海有非常伟大的文化遗产,我们现在却拱手让给好莱坞和粉丝电影来表达。”在昨天召开的第三次上海文艺双月座谈会上,6位上海文艺评论家、作家、编剧聚集一堂,从创作和题材两方面入手,深入探讨如何进一步繁荣上海影视创作。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文艺评论家毛尖呼吁,上海要取回自己的资源,文化上海和历史上海是可以合流的。而 《收获》 杂志执行主编程永新更建议,上海应该可以打造自己的“剧本工厂”。

  聚焦1资源与品牌 丰富遗产别让给好莱坞

  “去年最红的韩剧算是《来自星星的你》,说实话,这样的故事和以前的韩剧相比,差别很大吗?不,但这部剧有一点值得学,那就是它的‘韩国性’,这种‘韩国性’表现在,剧中无论古代人还是外星人,都喜欢吃泡菜。我们看日剧,里面也有日本人自己的风土人情和生活。但我们的国产剧,都是用西餐来抒情,谈恋爱都是到北海道玩一圈。”毛尖的观点非常犀利。她认为,国际上很多电影都到上海来取景,例如《碟中谍》、动画片《马达加斯加》等,其实上海有着非常伟大的文化遗产,我们现在却拱手让给好莱坞和粉丝电影来表达。

  毛尖称,且不说之前有《子夜》、《上海的早晨》这样伟大的作品,前两年,王家卫买了施蛰存两个短篇,关锦鹏改编了王安忆的《长恨歌》,前几天微信上大家为《繁花》选演员,都可以看到观众的期待值很高,对上海的关注度也很高。但如何表现,真是不容易。毛尖指出,网上有预测,未来电视剧的热钱会进到电影里。“这时候,迷你剧可能是个机会,上海可以尝试迷你剧,因为它制作精良,集数又少,上海可以在这方面牵头做些事情。深圳在做中国影视剧剧本中心,上海可以更有作为。”

  毛尖指出,上海出品可以更加品牌化。“在我的童年记忆中,‘上海出品’是个非常精良的概念。有了迷你剧这个平台后,可以让精品重新被打造出来。”针对青春影视剧,毛尖表示,这两年影视界最大的话题是,现在的青春片都是中产阶级趣味,让人看到内地青年缺乏希望,觉得金钱就是人品,花钱就是浪漫,有钱人可以掠夺穷人的女朋友……类似的电影都是披着青春的外套,但没有一点青春的本质。有调查显示,目前20岁上下的观众是核心观众群,毛尖建议,对青春电影的处理是非常重要的一块。“我发现年轻人没有那么低幼,中学生也没有那么喜欢郭敬明的电影。上海占着全国最先进文化的位置,应该再出发,因为青春剧关乎一个国家的青春表达和未来表达。尽管现在说上世纪50、60年代的电影可能已经过时了,但像《今天我休息》片中那种青春与明朗还是很感人的。如今的上海银幕上看不到晴朗的天气。偶尔看电视,都是枪战、血腥,看不到能让人更热爱生活的东西。”毛尖认为,其实年轻人也是可以引导的,而不该去迎合,不要放弃影视的教育功能。

  聚焦2迎合与引导 影视剧不能拍成“动物世界”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文艺评论家汪涌豪的观点也同样犀利。他明确表态:“我不喜欢看现在的电视剧,现在的电视剧我看就是接近于动物世界。动物世界主要就是两件事,一是找吃的,二是找配偶。现在的电视剧差不多也是这些内容。人区别于动物,不能除了找男人就是找女人。许多电视剧表达爱情,不说‘我爱你’,而是说‘我要你’,这两者区别很大。能否把中国的电视剧丰富到‘我爱你’,而不是沦为‘我要你’?”

  汪涌豪指出:“我不知道现在那些编剧都怎么了,他们一味地在讨好。中年编剧们通过这些题材表达了自己的失落,对灯红酒绿、对名来利往那么好奇。深入生活是对的,但我要强调的是,你还要能够出离生活。在物质已经把很多人死死圈定的时候,影视创作者们更应该释放出正能量,填补人们的精神空间。在城市生活的编剧和作家,如果只是以一般人的趣味为自己的趣味,甚至比一般人的趣味还要低下,这是不对的。对于城市生活,我们不能用追赶或是迎合的心态,有时候也需要审视和批评。不要担心审视和批判就会跌了票房,我希望影视剧编者对生活要有否定和出离的意识。古今中外不少经典名着,城市写手都以城市浪子的面貌出现的,而不是曲意奉承者。我们要通过创作培养起一个市场,而不是被市场牵着鼻子走。”

  聚焦3文学与影视 建议上海成立剧本工厂

  同为文学领域里的专家,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辑、文艺评论家郏宗培和《收获》执行主编、作家、评论家程永新,都很看重文学和影视的互动关系。

  郏宗培说:“以前是把文学作品改编成影视剧,现在有点关系倒置了,把好的影视作品再创作为文学读物。现在读文学成为看文学,把要思索的东西转变成可视的东西,把灵魂锻造的东西转变成触摸性的快感体验。”他认为,当下可以把视角对准小人物、新上海人,展现他们的生活。

  程永新谈到了文学和电影的密切关系,“以《收获》为例,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我们刊载过的六七十部小说被改成了影视剧。张艺谋的《红高粱》在柏林电影节获奖后,说过一句话:文学驼着电影走出了国门。”程永新更愿意把文学和影视比作一对兄弟,有蜜月期,也有不太好的时候。此外,很多一流编剧都是从文学界走出去的。

  程永新认为,一味迎合市场,把人性的东西当成笑话在编,这是目前影视剧很大的一个问题。“上海影视界是有人才的,但不知怎么就慢慢走散了。我建议,能否把影视和文学嫁接起来,一定要找到一个机制,上海这样有历史文化传统、影视传统的城市,能否成立一个剧本工厂,整合这些优势,把真正的精英整合在一起。这个工厂就是版权经纪,把剧本工厂搞起来,一开始可能需要投入,到后来会自己养活自己。这个牵头的人要懂文学,对人性对生活要更敏感。”

  聚焦4现状与趋势 有延续性的题材会更走俏

  上海市职工创作中心副主任、著名编剧贾鸿源面对当下影视剧发展现状,进行“吐槽”:“首先,我要吐槽一下影视行业从业者的艰难程度。其实,一剧两星并没有明显导致影视创作良性发展,同一时段播的剧多了,大家都要吸引眼球,就要做大剧。追剧式的播出方式,使得一线演员的价格没有下降,反而成为电视剧大制作的抢手资源,编剧价格不动,导演行情却直线下降。”

  贾鸿源也提出当下影视剧创作面临的一个新问题,那就是网站自制剧成为一个新的创作潮流,季播剧、周播剧概念的提出,对创作题材提出了更高要求,“现在的影视制作,更看重题材是否有持续播出的延续性。难度在于,凡是不能做到季播的剧,故事再好,人家也不要”。

来源|新闻晨报  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cb/html/2015-01/13/content_56376.htm